抗炎食品

減輕炎症最好的方式並不是透過藥物,而其實是透過我們的日常飲食,了解什麼食物該攝取,什麼食物會造成發炎。

抗炎飲食有什麼幫助呢?當您的身體識別出任何異物時,例如入侵的微生物,植物花粉或化學物質,您的免疫系統就會被激活。這通常會觸發稱為炎症的過程。針對真正威脅性入侵者的間歇性發炎可以保護您的健康。

但是,有時即使您沒有受到外來入侵者的威脅,炎症仍會日復一日地持續存在。那時候發炎會成為你的敵人。困擾我們的許多主要疾病,包括癌症,心髒病,糖尿病,關節炎,抑鬱症和阿爾茨海默氏病,都與慢性炎症有關。

抵抗炎症的最強大工具之一不是來自藥物,而是來自我們的生活飲食。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營養系營養與流行病學教授弗蘭克·胡(Frank Hu)博士說:“許多實驗研究表明,食品或飲料的成分可能具有抗炎作用。”

選擇正確的抗炎食品,您也許可以減少患病的風險。始終選擇錯誤的藥物,可以加快炎症性疾病的進程。

引起發炎的食物,盡量避免或限制這些食物:

  • 精製碳水化合物,例如白麵包和糕點
  • 炸薯條和其他油炸食品
  • 汽水和其他含糖飲料
  • 紅肉(漢堡,牛排)和加工肉(熱狗,香腸)
  • 人造黃油,起酥油和豬油

炎性食物對健康的危害

其實不驚訝,這些會引起發炎的食物,也都是那些平日對我們身體健康有害的食物,包含了汽水,太水化合物,還有加工肉。

胡博士說:“某些與2型糖尿病和心髒病等慢性病風險增加相關的食品也與過度發炎有關。” “這不足為奇,因為炎症是這些疾病發展的重要基礎機制。”

不健康的食物也會導致體重增加,體重增加本身就是發炎的危險因素。然而,在一些研究中,即使在研究人員考慮了肥胖之後,食物與炎症之間的聯繫仍然存在,這表明體重增加並不是唯一的驅動因素。胡博士說:“除了熱量攝入增加以外,某些食物成分或成分可能對炎症具有獨立的影響。”

抗炎飲食應包括以下食物:

  • 番茄
  • 橄欖油
  • 綠葉蔬菜,例如菠菜,羽衣甘藍和羽衣甘藍
  • 堅果,如杏仁和核桃
  • 鮭魚,鯖魚,金槍魚和沙丁魚等高脂肪魚
  • 草莓,藍莓,櫻桃和橘子等水果

抗炎食品的好處

胡博士說,另一方面是減少炎症的飲料和食品,以及與之相關的慢性疾病。他特別指出了水果和蔬菜,例如藍莓,蘋果和綠葉蔬菜,它們富含天然抗氧化劑和多酚(植物中的保護性化合物)。

研究還發現,堅果與炎症的減少,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的風險降低有關。含有多酚和其他抗炎化合物的咖啡也可以防止發炎。

抗炎飲食

為了減少發炎的程度,應尋求整體健康的飲食。如果您正在尋找與抗炎飲食原則緊密相符的飲食計劃,請考慮地中海飲食,該飲食富含水果,蔬菜,堅果,全穀類,魚類和健康油脂。

除了減少炎症外,更自然,更少加工的飲食對身體和情緒健康也會產生明顯的影響。胡博士說:“健康的飲食不僅有益於降低患慢性病的風險,而且還有助於改善情緒和整體生活質量。”

資料來源: https://www.health.harvard.edu/staying-healthy/foods-that-fight-inflammation

什麼是多發性硬化症?

什麼是多發性硬化症?

  多發性硬化症的英文是Multiple Sclerosis,常常簡稱為MS,病灶位於腦部和脊髓,是常見的中樞神經系統非外傷性疾病。

  中樞神經纖維表面覆蓋了一層稱為神經髓鞘的物質,它具有神經傳遞和保護神經纖維的作用。人體自身免疫系統攻擊和破壞髓鞘就會導致多發性硬化症的發生。在自身免疫反應引起的炎症停止後,無數受到破壞的神經纖維所形成的疤痕,我們稱之“硬化”,有時也稱之謂“斑塊”或者“損傷”。因為,疾病在整個中樞神經系統多個地方隨機出現,所以多發性硬化症意為“很多疤痕”的意思。

  同時,多發性硬化症是一個慢性疾病,有一個間斷發作的病程。多發性硬化症(MS)主要在年輕成年人群中發病,每個人發作情況差異很大,每個人所表現的症狀也非常獨特。疾病的很多方面目前無法解釋。疾病的確切病因仍然未知,也不知道如何能夠預防發病。同時,全世界投入了大量的精力研究多發性硬化症,儘管還沒有發現可以根治MS的方法。但是,相關的可以大大改善疾病進程的藥物不斷出現,這些藥物可以延緩疾病發展從而大大改善患者的生活質量。

誰會罹患多發性硬化症?

  估計全球範圍內有一百二十萬人罹患多發性硬化症(MS)。任何人,不管他們是誰,不管他們住在哪裡,都有可能患上多發性硬化症。

遺傳和環境因素在罹患此病上起到一定的作用。 
多發性硬化症好發於北歐,北美,澳洲的東南部和新西蘭。熱帶和亞熱帶地區很少發病。
多發性硬化症(MS)好發於女性,男性相對較少,20-40歲多發,平均發病年齡為31-33歲。兒童或者老年人很少患有多發性硬化症。   

  • 種族:多發性硬化症在高加索人群,即白種人群眾發病率明顯高過其他種族人群。而且,研究發現,年輕時發病的風險很大。如果,一個出生在低發病率地區,如亞洲的個體,在15歲前移民至一個高發病率地區,如北歐,發病的危險性大大增加。
  • 年齡和多發性硬化症:儘管診斷為MS的平均年齡大約是30歲左右,但是多發性硬化症(MS)可以在任何年齡發病。有小於4%的患者在兒童時發病。兒童發病以女性為多,最主要症狀為感覺障礙症狀,以復發-緩解型多發性硬化症為最常見。
  • 性別和多發性硬化症:女性患有多發性硬化症的可能性高於男性2倍,唯一例外的是,原發進展型多發性硬化症的發病機率男性和女性是一樣的。男性一旦患病,病情往往較女性更加嚴重,預後更差。

多發性硬化症的流行病學

多發性硬化症患病率在全球的分佈是不平衡的,按照區域劃分,有下列三個常見區域:

  1. 高發區( 每10萬人患病率>30人)- 這些地區是歐洲,包括俄羅斯的歐洲部分,加拿大,美國北部,澳大利亞東南部和新西蘭。
  2. 中等地區 (每10萬人5-30人患病)-這些地區是美國南部,澳大利亞的大部,南非,地中海南部國家,俄羅斯的西伯利亞,烏克蘭和拉丁美洲的部分地區
  3. 低發區(每10萬人少於5人患病)-這些廣大區域是亞洲,非洲,南美洲北部

  當一個人從疾病低發區移民到一個高發區,多發性硬化症患病的危險性會增加。儘管至今沒有確切的證據表明環境因素是MS發病的主要原因,但是,科學家普遍認為環境因素在發病過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科學家已經發現了多發性硬化症的流行病學自低緯度(赤道)向高緯度逐漸增高的特點。多發性硬化症(MS)在高加索人群(白色人種)比其他種族更加多發,即使這樣,生活在高緯度國家和地區的高加索人群比生活在低緯度國家和地區的高加索人發病率高。例如,蘇格蘭的MS患病率比同一個國家的英格蘭/威爾士高,其原因可能是蘇格蘭位於英格蘭/威爾士的北面,緯度更高。另外,就在蘇格蘭不同地區,其最南部的奧克尼和雪特蘭地區是全球多發性硬化症患病率最高地區之一,這可能和多發性硬化症的遺傳易感性有關。

參考文獻
1. Dean G. : Annual incidence, prevalence and mortality rates of MS in white South African born and in white immigrants to South Africa. BMJ 1967;2:724-730.
2. Paty DW, Ebers GC (eds). Multiple Sclerosis. Philadelphia: FA Davis Company; 1998.
3. Duqette P, Murray TJ, Pleines J et al. Multiple sclerosis in childhood: Clinical profile in 125 patients. Journal of Paediatrics 1987;111:359-363
4. Cottrell DA, Kremenchutzky M, Rice GP et al. The natural history of Multiple Sclerosis: a geographically based study. 5. The clinical features and natural history of primary-progressive Multiple Sclerosis. Brain 1999; 122: 625―39.
5. Weinshenker BG, Rice GP, Noseworthy JH et al. The natural history of Multiple Sclerosis: a geographically6based study. 3. Multivariate analysis of predictive factors and models of outcome. Brain1991; 114: 1045―56.
6. Kurtzke JF. Multiple sclerosis in time and space – geographic clues to cause. J Neurovirol  2000; 6 (suppl 2): S134–40.
7. Dean G, Elian M. Age at immigration to England of Asian and Caribbeanimmigrants and the risk of developing Multiple Sclerosis. J Neurol Neurosurg Psychiatry  1997; 63: 565–8. 
Kurtzke JF. Multiple sclerosis in time and space – geographic clues to cause. J Neurovirol  2000; 6 (suppl 2): S134–40.
8. Rothwell PM, Charlton D. High incidence and prevalence of Multiple Sclerosis in Southeast Scotland: evidence of a genetic predisposition. J Neurol Neurosurg Psychiatry 1998; 64: 730―5.

文章轉發至: 台大醫院神經部
https://www.ntuh.gov.tw/neur/Fpage.action?fid=4167